憶主同行四十年

編者按 

去年年底的時候,教會80多歲的杏顏姐發微信給我,說「編輯你好!你知道嗎?我們長青喜樂團契的沃伯伯明年2月6日就要滿️100歲了! 

我見過沃伯伯,那時只聽說他90多歲了,但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年紀很大的人,他在教會上下樓梯,步履輕盈得就像小伙子。但是疫情開始後,教會聚會改為線上,就一直沒有見過他。正在掛念,沒想到沃伯伯就要過百歲生日了。 

他現在精神飽滿,精力充沛,言談清晰。他有很多很好的見证,而且他的文筆很厲害,曾在世界日報登過好幾篇文章,我建議你們向他約稿,談談他的信主見證,和信主後的事奉!」杏顏姐又發過來一條消息。 

太好了,我這就聯繫他!」我回了杏顏姐一條消息,就立刻給他打了電話。沃伯伯答應屬天園地寫一篇他的百歲見證,並交給常常來探訪他的周良哥和生妹姊。沒過幾天,我就收到了這篇屬天園地創刊以來最年長的投稿。這份筆跡強健的見證,濃縮著他「高齡」信主的經歷,近40年的忠心擺上,和他在主裡面的享受。讓我不由得想起詩篇65篇11節:「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,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。 

百歲見證交稿後的沃伯伯送生妹周良出門 

念佳姊妹聽說沃伯伯投稿的事情,也回憶起了他當時每年請詩班去他後院燒烤的事情。還想起他96歲的時候,寫的一首妙趣橫生的詩歌,交給念佳請她譜曲的。我們也放在屬天園地一並發表,來祝賀沃伯伯的百歲壽辰。 

祝沃伯伯生日快樂,主恩滿溢! 

 

我的見證

沃夢麟

我每天早上5點半出門,往隔一條街的小山崗上爬行,一邊走一邊唱「耶穌領我,日日領我,我心喜歡」,又唱「一步又一步,這是恩典的路;一日又一日,這是感恩之日」, 都重覆地重覆地輕輕地唱,又高舉雙手「讚美主!讚美主!」,張開雙手「感謝主!感謝主!」,最後做自創的六段錦回家,約一個小時。 

蒙主的恩典,今年2月6日,我將滿一百歲。回憶有主同行的幾十年,心中甘美。 

 

我曾是一位參加八年抗戰的人,所以養成的民族心很強。抗戰勝利後,在台灣改行經商。 同事,朋友常邀請我去教會聽道,也有朋友勸跟他去教會聽一次道,就請我上菜館吃飯,但都無效果。 

1976年移民美國,子女們都已成家,有安定的職業,我們夫婦本以為可以環遊世界,安享晚年,意想不到妻舊病復發,經診斷只有半年壽命。我親手事奉湯藥,一年半後,我百依千順的愛妻,撒手人間,使我痛不欲生,萬念俱灰。受這樣大的打擊和教訓,主領我來教會,非常有愛心的林牧師帶領我受浸歸主,做一個新造的人。第二年我就擔任教會會計同工,後與舒明洋弟兄合作財務會計工作,熱心事奉二十餘年,及至八十歲退休。 

擔任理事的沃伯伯(台上左一) 

其間,教會有一筆六、七十萬建堂基金,當時FDIC為每位存款人提供高達十萬美元的保險,每家銀行利息也有高低。我將基金分六、七筆分存利息高的銀行。因利息時有變化,我也常為基金搬家,這樣忙碌了很多年。也整整教了三年的主日學,邊教邊學,那是胡適明牧師時期。 

早期的長青團契約有二三十位弟兄姊妹。我們開放家庭,每週一次。我的第二任妻子沃姊妹很會做點心與糕餅,老弟兄姊妹們很喜歡來我家打乒乓球(我家有很標準的乒乓檯)、下象棋。有時林牧師、周綺華姊妹的父母 (周牧師師母) 也常參加。每年秋季招待詩班與新來的同學們來家烤肉,長青團契的老姊妹弟兄們也很喜歡參加,擠滿了我家後園,大家都很喜樂,深深享受主裡的愛。 

⋯⋯ 

這樣的回憶說也說不完。 

三、四十年來,清晨獨自與主親近,已是我的習慣和享受,除了風雨天,一年365日從未間斷過。數算主在我一生中的豐盛恩典,向主讚美和感恩,使我快樂無比。 

百歲見證的手稿

早起的鳥兒

沃夢麟

藍藍的月亮青青天, 

紅紅的太陽將升起。 

被吵醒的小鳥吱吱叫, 

還說我是早起的鳥兒。 

 

(美國鳥不懂中文, 我就用英文對她說) 

 

我說 No No No, 

My name is Peter Woh, 

Ninety-six years old. 

My job is security guard, 

No salary, no retirement, 

God pays a happy day! 

 

我甚喜歡,高唱—— 

哈利路亞感謝主! 

小詩手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