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極端中順服

許逸嘉

 

極端,為物體兩端的盡頭。

我的人生一路以來都好得無比。求學時期,我在夢寐以求的大學和研究所裡學習;踏入社會,我在自己的興趣裡工作;到了成家,我的家裡有一位世上最好的丈夫和兩位可愛聰明的寶貝。而在人生的不同階段,圍繞著我的家人和朋友,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天使。這一切好得讓我有時會懷疑,未來會否出現一場巨大的風浪。沒想到,試煉就在我大女兒Tylia (TT) 剛慶祝完三歲生日的那天開始。那天,我從最舒適的角落,瞬間被囚禁在恐懼的最深處。

兩個月前,我們帶TT到診所做三歲的定期檢查。當天醫生發現她的血紅素指數異常,請我們趕緊回家打包,到急症室掛號,並做好入院的準備。當晚的半夜兩點,我和Daniel被敲門聲嚇醒,醫生進來跟我們說TT很有可能是得了白血病,俗稱血癌。

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夜晚。我錯愕無助,不停顫抖。在床邊陪著TT睡覺的Daniel走過來,然後我們兩人在黑暗中抱頭痛哭。就在我痛得難以言喻的時候,我想起耶穌在客西馬尼的禱告:「父啊!你若願意,就把這杯撤去!然而,不要成就我的意思,只要成就你的意思。」這段禱告的後半段,當時的我實在是說不出口,因為我很害怕神的意思與我不同,我害怕自己女兒需要承受極大的痛苦,更害怕她即將離我們而去。我心裡反覆呼求神,求你把這杯撤去,這實在是大於我所能承受的。

短短幾天,TT經歷了數不盡的身心創傷,我們全家度日如年。從抽血、打針,到目送TT去做全身麻醉、抽取骨髓、植入靜脈裝置等手術,許多次,身陷恐慌之中的她不停哭著向我們呼救,我們卻無能為力,只能強忍著淚水安慰女兒。到了住院第四天的早上,三位醫生請我們到會議室面談,並證實TT得了白血病。醫生所說的每一句話,就像鬥獸場裡的野獸,將手無寸鐵的我們活生生地撕咬成碎片。醫生在說明化療的風險和後遺症的最後一句話是:「假若選擇不做化療,那唯一的後果就是死亡。

 

每個晚上,我背著弟弟離開醫院,那條回家的路特別漫長,我總是忍不住淚流滿臉。心如刀割的我,對神起了怨恨。為什麼是TT?為什麼要如此殘忍地對待我那年幼的孩子,甚至還要把她從我身邊奪走?就在其中一個夜晚,車上的古典樂電台傳來了一首不太一樣的歌曲,名叫「5 Variants of Dives and Lazarus」。那是一首根據聖經裡財主和拉撒路的故事而譜的演奏曲。當下我看到拉撒路這個名字,第一個想到的是耶穌叫拉撒路復活的故事。耶穌聽見馬利亞前來說自己所愛的人病了,就說:「這病不至於死,乃是為神的榮耀,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。」目前兒童患白血病的原因不明,在一百萬個孩子裡面只有42位兒童白血病患者。神在一個那麼龐大的人群裡選上了TT那絕對不是偶然,神很明確地對我說,這乃是為了要榮耀神。我開始踏上那順服的旅程。

順服,並不容易。頭一個月的療程非常艱辛,化療藥物讓TT時常頭痛和腳痛,好幾次她痛到無法站立,痛苦求救。而高劑量的類固醇讓她食慾暴增,性情大變。她時常委屈流淚,變得沈默寡言。那段日子,作為父母的我們也痛不堪言,無法想像要如何面對前面那漫漫長路。此時,神用他的話加添我們力量:「所以,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。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」

一個月後,TT需要再次抽取骨髓,以確定化療有效。感謝神,癌細胞被一舉籤滅,TT被歸類為低風險的白血病患者。但雖然如此,TT仍然需要接受兩年多的化療,以避免癌症復發。化療不只會帶來短暫的副作用,也會給TT的身體帶來一些永久性的傷害。而在化療期間,TT免疫力降低,需要遠離人群,無法像其他孩子一樣正常地出門上學、社交和玩樂。前路荊棘滿途,但神說:「我的恩典夠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」我們所遭受的急難、困苦,是要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們,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。

「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。」萬事,包含著物體兩端的盡頭。我盼望我和家人所經歷的極端,能榮神益人。願一切榮耀都歸給上帝。

 

讀完有感想?請反饋給[email protected]